级别: 总版主
UID: 2
精华: 1
发帖: 6887
威望: 6898 点
铜币: 518817 枚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 2022-03-21
最后登录: 2022-12-06
0楼  发表于: 2022-11-22 21:06

《柯达克罗姆胶卷》影评:对时代结束的感叹与怀念

  《柯达克罗姆胶卷》是一部2020上映的加拿大家庭公路电影,由马克·拉索执导,艾德·哈里斯、杰森·苏戴奇斯、伊丽莎白·奥尔森主演,改编自纽约时报文章关于柯达克罗姆胶卷(Kodachrome)的真实故事,剧情讲述音乐经纪人麦特与知名摄影师父亲本两人已经超过十年没有见面,某日事业碰上挫折的麦特突然接到父亲照护员佐伊通知他罹癌即将去世的消息,希望他们能在生命最后的时间,达成父亲赶在柯达冲印坊熄灯之前把几卷底片冲洗出来的心愿,于是这对父子便踏上解开彼此心结的公路旅程。
  在科技日新月异的数位化时代来临之前,人们用唱片来收听音乐,用胶卷来拍摄电影,而照片也以需要冲洗才能成像的底片来拍摄,没有什么数位信号的编码格式,虽然需要特定设备才得以播放,但至少我们还碰得到实体,一切刻纹音轨、负像也都真实地在眼前清晰可见。而《柯达克罗姆胶卷》便以2010年全球最后可冲印柯达克罗姆幻灯片的店家结束服务作为故事启发,用一个时代的终结来跟电影父亲即将离世的故事相互呼应,既感伤又引人共鸣。
  电影发展至今,公路电影不仅早已成为一种标志性的类型,也已经累积许多为人熟知的经典作品,虽然每段旅程都有着追梦、逃亡、散心等不同动机,故事本身的题材也有所差异,但整体来看,无论是这次的《柯达克罗姆胶卷》,或者近期几部较为知名的《罗根》、《绿皮书》等公路电影,两位有缺陷的角色在过程中经历了困难阻碍,最终学习成长、化解心结、找到人生目标,甚至获得救赎或解脱的大方向却从来都没有改变。
  《柯达克罗姆胶卷》把故事聚焦在一对许久未见的父子班与麦特身上,透过麦特因为被老板下达要在两周内签下知名乐团的最后通牒,面临生涯危机而载父亲本与助理佐伊前往堪萨斯,换取能跟乐团成员碰面的机会,来讲述他们三人是如何因为路途上许多不同经历与彼此之间的互动,从原先疏离冷淡到逐渐接受对方的不完美,尝试以另一种角度去看待这段得来不易的关系与情感,带给观众相当深刻的感动。
  就我个人而言,《柯达克罗姆胶卷》的最大优点在于虽然它的剧情是两人破冰之旅的样板套路,但在这公路电影的基本构架下,结合胶卷底片的淘汰、脱离主流的音乐经纪人、老摄影师的衰老凋零等这些被如今快速变迁的世界摧残得千疮百孔的人事物,让电影除了有对角感的深刻描写之外,我们看着这些原本为了各自目标而暂时聚在一起的人们,却在最终即将被淘汰之际从中发觉自己一直以来忽视、放弃事物的重要,都让这有失去也有获得的公路之旅成功把整个故事升华至完全不同的层次。
  导演马克·拉索非常高明地在《柯达克罗姆胶卷》中以一段既矛盾却又无比动人的父子情,来包装本与麦特对岁月流逝与对过往的怀念,而这不只是感叹胶卷底片、黑胶唱片时代的结束,还有借此让他们回顾自己过去所经历的美好时光,没能把握这些生活的遗憾。《柯达克罗姆胶卷》与其说是一场两人化解心结、重新接受对方的旅程,更重要的是他们都因此对人生产生不同的体悟,无论是本对妻儿的忽视,或者麦特失败的婚姻与人生的迷惘,都让《柯达克罗姆胶卷》对公路旅行的核心价值有更深层的诠释。
  本作为一位摄影师,他能在路上看见把头探出窗外的小女孩而露出开心的表情,却无法以除了照片之外的其他形式跟他人分享;他能以相机和底片记录别人的生活日常,让片刻的美好得以永久留存,却没能把握自己本该幸福的人生,无法对家人表达他真实的情感,把自己对妻儿的爱传达给对方。正是如此,他这种表面看似毫不在意,但内心极度向往亲情的状态,也在《柯达克罗姆胶卷》电影中段那场看见弟弟比自己还像是麦特父亲而恼羞成怒的餐桌戏中表露无疑。
  我很喜欢《柯达克罗姆胶卷》这对父子彼此之间关系的转变,即便内心还存在许多误会,但在微小之处还是能感受到他们的真情流漏,伊丽莎白欧森所饰演的佐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就像是为他们搭起的一道桥梁,适时的拉近与居中协调,不仅使麦特能够放弃签下人气乐团的机会,只为了维持父亲的尊严,甚至在陪着本来到柯达冲洗店之后,才得以从旁人对他的崇拜,看见自己从不知晓的父亲另外一面。
  不可否认,《柯达克罗姆胶卷》片尾投影片内容虽然早就能够预料,但在经过电影前段本需要在期限内将胶卷冲印的坚持、期间父子的矛盾关系与敞开心房和解的铺陈,并看着这位生涯拍下数以千计的美丽风景、战争与社会残酷照片的伟大摄影师,在生命最后返璞归真地以这几十张跟妻儿之间的珍贵回忆来结束他精采的一生,《柯达克罗姆胶卷》选择这样“老套”却又十分有效的收尾方式,还是不禁让我掉了几滴眼泪。
  整体而言,虽然《柯达克罗姆胶卷》作为一部2017年的电影直到现在才上映,但仍不影响整部电影给观众带来的感动程度。时至今日,许多艺术家与各行各业的专家仍使用“传统古法”或“手工”来进行创作,与其说他们过于守旧固执、无法调节时代的变迁,倒不如说这是代表着一种坚守自身初衷的根本态度,就像摄影能让瞬间化为永恒、电影能把一段故事带给所有观赏过的观众,我想这种精神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需要保留与被我们肯定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