级别: 总版主
UID: 2
精华: 1
发帖: 6867
威望: 6878 点
铜币: 516817 枚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 2022-03-21
最后登录: 2022-12-02
0楼  发表于: 2022-11-15 20:07

脱口秀5怎么了?

  1.历经推迟和延期,阔别了半个月之久的《脱口秀大会5》又如期上线,但外部环境、观众的口味和审美的变化,使节目要接受的挑剔更多,伴随着“领笑员不好笑”“段子质量下滑”“老演员内部梗”等呼声,本季脱口秀大会的各种争议很出圈。
  2.面临当下更严格的审查环境,很多段子只能浅尝辄止,为了减少争议,话题只能“绕着走”,对敏感的人和事避口不谈。这种主动或被动的躲避,使“犀利”少了,剩下的全都是“迎合”。而脱口秀本是冒犯的艺术,如若调侃不够酣畅淋漓,美感和价值也就大打折扣。
  3.节目中也还有如呼兰、庞博等在一直挣扎着的脱口秀“老人”,和毛豆等表现亮眼的“新人”,他们也能维持既往的水准,输出许多有折射现实意义的、打动人的好段子,只是在退步明显的节目组和其他参选选手面前,显得形单影只。
  4.如果说节目不尊重观众和市场,或许是对它的曲解。但当脱口秀大会走到第五年,观众想要的已经不仅仅是好笑,更不在乎谁是第一,“大众需要的是共鸣和理解,也期待微小的放松与快乐”,在这方面,节目可以进步的还有很多。
  历经推迟和延期,阔别了近半个月之久《脱口秀大会5》 (以下简称“脱5”) 终于又如期上线”也代表着,承载了不少期待、希望能带来更多探讨和快乐的比赛已然赛程过半,决赛在即。
  脱5注定不“一样”,伴随着呼声“领笑员不好笑”“段子质量下滑”“老演员内部梗”...关于本季脱口秀大会的各种争议也很出圈。
  尤其随着半决赛元老王建国的淘汰,#脱口秀大会不好笑#、#杨笠 尴尬#的话题也登上热搜,微博广场上都是对“脱5”的口诛和笔伐。
  这几年,脱口秀很火,作为“推手”的综艺《脱口秀大会》功不可没,它把从前只能局限于小剧场和开放麦的节目形式拿到台前,新鲜、大胆、有趣,让不少人对其寄予厚望。
  但今时不同往日,当节目熬到了第五年、做到了第五季,外部环境的变化、观众的口味和审美更难琢磨,情绪阈值更高,其要接受的挑剔就会更多。
  因此,“脱5”口碑的崩塌和观众的失望意料之中,节目的豆瓣评分一度跌至了4.9分,凤凰网指数的大众评分也只有5.8分,还没过及格线,与之前几季的高评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自开播以来,“脱5”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节目在全网正片播放市占率21次居于综艺榜日冠,实时热度排名第一。
  从社交媒体的数据来看,微博话题“脱口秀大会”的累计阅读量已超过了151亿次,且每一期节目的开播,都会有相关的话题登上热搜。
  比如,在前不久的“躺和卷怎么选”主题中,脱口秀演员鸟鸟的表演让网友很有共鸣:“这个题目营造了一种好像我们有的选的假象,但其实事实往往是,我们卷又卷不动,躺也躺不平。”
  她提出的“电车难题新解”还是上了热搜,被不少大V疯狂转发——“就像经典的电车难题,铁轨的一边躺着五个人,另一边躺着一个人,问火车应该朝哪边开。实际上,我决定不了火车往哪开,因为我就躺在铁轨上。”
  再比如,老选手庞博生动还原老家飞机场,说“一把U型锁就能锁住,只要人到齐了就可以起飞,让人不禁发出‘我究竟坐的是飞机还是公交车’的疑惑。”
  好笑的同时,段子还深入浅出地讲了些大道理,就像他说在上海这种大城市呆得久了,规则感较重,但老家是那种“只要高铁还没开就可以跑着跨过检票闸口”的地方。
  尤其最后,他说起年轻时候自己对大城市的向往,以一句“我仔细听了一下,是十八岁的我自己”作结,不少网友被这份真诚所打动。
  这种好笑之余还有现实意义的梗,正是节目稀缺的,也是观众真正想要的。这些观点的输出,才是“脱5”该有的水准。
  面临当下更加严格的审查环境,演员的段子只能是浅尝辄止,为了减少争议,避免“一剪没”,很多话题只能“绕着走”,对敏感的人和事避口不谈。这种主动或被动的躲避,使“犀利”少了,剩下的全都是“迎合”。
  以至于网友直言:“我觉得笑果在侮辱观众,更在侮辱脱口秀这个行业。行业的标准不能被这样无底线的公司把持,企图用网络烂梗、离婚梗、CP梗去迎合垃圾品味。”
  比如,初赛时发挥并不理想的杨蒙恩,段子没有笑点,没有主题,更没有逻辑,作为笑果文化八大金刚之一,本季在第二轮就遗憾出局,实在让人失望。
  再比如,刚刚淘汰的王建国,作为人气最高的选手之一,在半决赛中却是倒数第一。回顾他平平无奇的表演,确实没给人留下过什么印象深刻的作品,他讲了什么,表达过什么,没几个观众能记得起来。
  还有变得没那么犀利的杨笠、除了离婚没啥可讲的程璐......脱口秀的老将们,不少都在这个赛场上马失前蹄,颇有江郎才尽之态。
  演员来自生活的灵感受限,不得不把目光投向离婚、颜值、身材、炒股等“内部梗”,不仅给新观众设置了笑的门槛,也让老观众产生厌倦,让代入感变得更加稀缺和珍贵。
  总之,一方面是客观环境的束缚与阉割,另一方面是演员自己的疲和与乏力,致使“脱5”负了众望,和观众期待的、有深度还好笑的内容相比,这种脱口秀表演的存在意义聊胜于无。
  比如讲自己的上海梦的庞博;比如把男生宿舍和大学生活调侃得栩栩如生的豆豆;再比如一直坚持着敢说、敢骂、敢黑的呼兰。
  他们没有脱离生活,没有固步自封,还一直在试图探索着创作与表达的自由边境,以一己之力维持着节目的既往水准。
  和他们一样的,还有不少表现亮眼的新人,比如黄大妈、小鹿,可惜因“水土不服”,除了“最强新人”毛豆,其他要么是提早退场,要么就是被边缘化,存在感不高。
  本季中,各路明星接连作为领笑员上阵,从那英、周迅到张杰、于文文、谢楠、凤凰传奇等,行业跨度大,歌手、主持人、演员等相继登场,为节目带来了不少的热度和流量。
  尤其是备受期待的“跨界”明星周迅和那英,忘记拍灯、拍别人的灯、发言没有质量、不理解笑点,两位在各自领域都很擅长的女明星在成为领笑员之后,却成了众矢之的。
  比如,突围赛晋级的规则很简单,获得四位领笑员的“四灯”就可以直接晋级,达不到四灯时,无人抢麦或者PK胜利,哪怕只有两灯选手也可以晋级。
  这就等同于任何一名领笑员都有权利决定选手的去留,但由于领笑员的“不专业”,拍灯行为很容易依据的是嘉宾自己的喜爱程度,并不利于“公平竞演”。
  而“淘汰”的存在也使节目的口碑逐渐变得割裂:喜欢某一特定选手的观众会格外在意比赛的进展和所关注选手的评分,公平与否格外重要;而对只想看脱口秀表演的观众来说,这种镶嵌在节目中的赛制却显得啰嗦和冗长,让好好的节目变了味儿,很难纯粹地欣赏节目的乐趣。
  但正如前文所说,当脱口秀大会走到第五年,观众想要的已经不仅仅是好笑,更不在乎谁是第一,“大众需要的是共鸣和理解,也期待微小的放松与快乐。”
  不过,批评或许才能成为脱口秀大会不断进步的动力,就像李诞在节目中回应争议时所说的,“雷霆雨露,俱是君恩。”